旭祝

Sí.

深夜果然是情绪到达顶峰的时间,我躺在床上,我想哭,但我不能哭,我一哭眼精就肿,我好不容易抢救回来的双眼皮就没了。我还算积极向上的人吧?

我今天发现原来我长的不是黑头发,我长的是深棕泛红的头发,惊奇地发现这点。我喜欢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喜欢睡觉,那样我就可以什么都不想了。我醒的时候大脑总是控制不住地去思考,等回过神来,窒息感就如海水般淹没了我,喜欢讨厌,讨厌喜欢。思考太多可能就是痛苦的源泉。

死是什么?大概就是睡了长又安稳的一觉,但我胆子太小了,我还是怕死,但又想死。

我不是想死,我是想飞。像鸟一样张开双臂,我自由了,拥抱着这世界,身体突然变得很轻,心中装的思虑也在疾速坠落的过程中被我丢掉了。

回过神来又为这想象热泪盈眶,我好爱这世界,我还不能死。

我要活下来,一直活下来。活着去迎接未来,说不定明天还有美好。今天作业还是没赶完,明天赶也不急。下了补课班我要去超市买德芙的抹茶巧克力,然后趿拉着鞋慢慢走回来,我不用着急。

一切都慢慢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