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祝

不可说。

七夕快乐。
我不是很快乐。

High Temperature Warning

    夏天的南京是个蒸笼。

    额角的汗顺着脸成流地往下淌,床单被浸湿出一个人形。唐昊多汗,被闷热天气逼得想要骂脏话时又被孙翔捧着脸忙着接吻。

    津液与汗液混在一起了。又被对方下巴上几天没刮的胡渣扎得脸疼,上身套的T恤被扯掉了,只有身上的最后一层布料还勉强充当屏障。那么闷热,空调却又不识时务地由于停电停止了运作。

    脸被孙翔的一只手捏得生疼。胸肌与胸肌蹭在一起,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唐昊恶狠狠含住孙翔的舌头,口水发出啧啧的声音。更像两头凶兽缠斗在一起,接吻也还瞪着眼睛。

    大腿上肌肉紧绷着,汗将内裤黏在屁股上。润滑剂与肠液,最后狠狠贯穿。胜利的一方餍足地去吮唐昊的手指尖,去舔他手背上青色的血管。两具年轻而火热的身体负距离贴在一起,还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我他妈快被热死了。
















今天拉shi了,可臭了
我从未闻过这么臭的shi

adolescent sexual fantasies 2

期末考又考砸……

万物生长

*老王和家人一起过的一个生日
*速涂没改
*欧欧西,还有我家乡话乱入



    今天是王杰希生日。他早上晨跑的时候顺便去菜市场遛了小一圈,淋着塑料袋回家去就洗了个西红柿啃着吃。西红柿还挺甜,红色的汁水最后滴在他白色的棉T恤上,又颇为暧昧地晕开。俱乐部善解人意地给他放了一天假,说要给他过生日。

    今天是他生日,王杰希要回家去。拎着车钥匙下楼,开回小时候一直待着的旧小区。灰色的楼排排列。其实他说过要给父母换房子,但自家弟弟要上学,这套房还刚好挨着学校,他们就死活不换。

    又没有电梯,王杰希就爬上七楼。饭香从门缝里飘出来,在六楼就闻得到。咚咚敲两下门,就听见门里各种东西卡倒的声音,披哩扑笼。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门敞开,青春期少年蠢兮兮的笑脸就展露在他面前。

    “魔术师?”就趁换鞋的间隙了。弟弟估计有意调侃,青少年扬起的眉梢和他哥哥一样呈现出如刀的锋利,王杰希心想这小子,然后直接一掌糊上他剃得短短的板寸。少年刚踢完球回来,足球袜子还没脱,王杰希只摸到一手臭汗,然后这只上了保险的金手就挺嫌弃地在小子的足球衫上抹了几把。

    “啊呀!”保养良好的中年女子套着围裙从厨房蹭蹭出来,把手上的水都抹在围裙上,“杰希啊。”王父在沙发旁边整理教案,摘了眼镜眯眯眼睛就看见那标志性的大小眼儿——是自家大儿子没错。

    “爸,妈。”向阔别已久的父母打招呼,最后一道菜又端到桌子上,小子笑嘻嘻跑去把窗帘拉上,美其名曰制造氛围。王母的手艺无可挑剔,红烧肉酥烂至入口即化,肥瘦合宜;小排炖至酥烂,香味浓郁;一道普通的汤也十分清淡爽口。饭吃到一半去拆早订制好的蛋糕,上边用果酱涂着“王不留行”四个大字,下边又加了“王杰希生日快乐”,还有生日帽。王杰希伸手点蜡烛,拉上窗帘的白天是昏暗的,点上蜡烛倒是挺有氛围。点完蜡烛又要吹。

    “许个愿吧。”父母的眼神里怀着慈爱。

    “许个愿啊。”颇有点雀跃的笑容绽在小孩的脸上。

    王杰希颇为无奈地做了经典的双手合十的动作,然后忽的一下吹灭蜡烛。

    灭了蜡烛王杰希就伸手去切蛋糕,小子眼疾手快挖了一块奶油糊上王杰希的小半个脸颊,王杰希不甘示弱地回了那么一下子过去。王母憋着笑说:“哎呦!你们都多大了……”

    父亲去书房找出了他珍藏的那架古董相机摆弄——“一起照张相!”

    咔嚓一声的,画面就定格了,王杰希的笑容被脸颊上的奶油衬得颇有点无奈又包容的意味。这时候他们都看着他——

    “生日快乐,魔术师!”

    一切仿佛都化成一点,王杰希感觉自己背后仿佛长了翅膀,可以带自己起飞了。脑子里呈现出王不留行在荣耀大陆的星空之下飞翔的模样,随着飞行的轨迹,树枝在慢慢抽条,世间万物都随着他动并动,拼了命欲束住他的手脚。

    又想起家人的笑脸,母亲说:“杰希就是在中午出生的呀——”
    最后他才回想起自己许的那个愿望。

   

    “微草是冠军。”

其实关注足球也有挺长时间了,不仅是痴迷于那令人热血澎湃的竞技氛围,还有一个比较私心的原因就是有相当一部分运动员都拥有令人感动的肉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