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祝

Sí.

糊了


    吃完饭洗洗手,把上身T恤扒了,给自己往身上糊膏药。主要糊肩膀和腰,后背膏药我自己糊不好,还容易粘头发。

    主要是想起还有三天开学,我作业却还有大半。这是常态了,然而我总能在开学前一天狂草划拉完。

    把脚耷拉在书桌上,英语书上,书桌上码着一沓全职的实体书,还有一排杂书,最外边的那本是《三体》,没怎么看,就摆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