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祝

Sí.

【kookv/正泰】告知


*泰亨单方面性转,注意避雷

*柾国×性转泰亨,好像没人搞过
*不觉得性转稍微有点好吃吗
*ooc大作,文笔非常辣鸡
*不要脸地打上tag蹭热度
*关于七年之痒之类的



    掰着手指头数着日子,今天是她与田柾国结婚的第七年零一个天。金泰亨从二十三岁到三十岁,为田柾国孕育了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并把自己应当妍丽绽放的青春年华全都泡在了这白水般日渐平淡的婚姻中。

    不是很难得的吗?爱好相同,同样年轻活泼的恋人。婚礼上,金泰亨左手捧着那束捧花,右手与小自己两岁的丈夫的左手亲密地交缠在一起。在场的宾客都用掌声来祝福这对过分年轻的新人。丈夫仅有二十一岁——才刚刚成年。

    金泰亨一点也不像一个三十岁的家庭主妇,她年轻漂亮得还像个姑娘。前几天她还去给自己换了个新发色,金灿灿的卷发衬得她更加娇艳,她的皮肤仍旧青春有光泽,上边仿佛糊了一层糖水。

    咬着指甲,她高跟鞋跟与地面触碰发出清脆的声音,那鞋跟在地上敲了大约有三十来下,她从手包里拿出钥匙开门。孩子们会在学校住,今天也许又是一个美好的夜晚。田柾国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七年之痒”。但也无所谓了,甜稠的糖浆会被白开水般的生活稀释的,她早该知道。

    三十岁的家庭主妇,没有工作。

    不,她曾经也有敞亮的光明的前路可走。但现在发牢骚又有什么用呢?

    裙摆微微晃动,画出一个藕粉色的美丽弧度。从门里透过来暖黄色的灯光,她有些惊讶。她看到她的丈夫正趴在饭桌上,桌上摆着热腾腾的饭菜。

    在结婚七年后,这在金泰亨眼中几乎可以列入此生见过的八大奇观之一。她把两只高跟鞋随便甩到地上,甩在田柾国擦得锃亮的皮鞋上。她步伐轻巧得像猫,她只是想走到田柾国身边然后突然出声,她就想吓吓他。

    不像夫妻,不像姐弟。奇怪的相处模式,像同龄的好友,一起疯玩的那种。刚开始结婚的时候仍有这种热情,但矛盾与生活的柴米油盐混在一起,金子炼成了劣质糖浆。越来越平淡。

    有时你是绝对搞不懂这个女人在想什么的,看见在结婚纪念日第二天的晚上回到家的丈夫,她只想吓他。

    像是有默契般,金泰亨刚走到他身边,田柾国就醒了。金边的眼镜滑稽地卡在鼻子上,金泰亨伸手帮他去扶正。

    桌上热腾腾的饭菜,一对结婚七年的夫妻。田柾国先低头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

    “昨天在公司加班了,对不起。”

    蝴蝶形状的耳钉被铺在盒子里,中间镶嵌的钻石被灯光折射出锐利的光芒。凝滞的空气被打破了。金泰亨摊摊手:“我以为你不会回来,所以就没准备礼物。”

    丈夫眨眨眼,把盒子推过去。

    “先吃饭吧。”

    诡异的尴尬,但两个当事人却并没感觉。饭吃到一半,妻子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她刚咽下嘴里的鸡蛋饼,然后隔着桌子扯着丈夫的领带硬生生把他的脑袋扯了过来,在他的脸上印上了一个还未完全褪去的红色的唇印。

    “结婚纪念日快乐。”

    屁,明明昨天才是。

    今年是我们结婚第七年。


* 写文一时爽,事后看不懂自己都写了什么。大概是写一对正在平淡相爱的夫妻的故事。好久没正经写文,表达能力真的日益垃圾。随便看看就好。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