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祝

Sí.

骤雨

    最近不写一写表达爱意的“矫情”文字了。深夜侧躺在被窝里,眼镜腿儿硌着脸,反戴耳机手机里放着suga唱:“A to the G to the U to the STD.”头发就散在脑后,腰和脖子还疼。

    深夜是精彩的时光。我从不开灯,就点一支烟,看烟雾撩绕。偶尔也用宝贵的深夜时光吃橘子嗑瓜子,或是在床上像疯子一样跳舞伸展肢体。

    过去的文字该被封上过去式,真遗憾,我的心情终于平静如水。

    这算什么。

    大概是骤雨吧。

    我感叹自己真是天才的人物。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