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祝

Sí.

挽你的裤脚的我的手

   

    今天穿的打底裤掉裆。

    我走一步稍微掉一点,拽了好几回,手里捧着我妈的貂皮大衣,皮毛有光泽,看起来挺阔气,一件一万多。有那个钱干什么不好?我在心里唾弃。

    我真是个俗人。

    趿拉着那双棉鞋往下匆匆赶,鞋大了宽了,吊一点在脚上,跑着很烦。

    东北冬天冷。我看医院里人一个又一个,匆匆忙忙,生命一个又一个,更加匆忙。

    拿起格子围巾把自己包得像个阿拉伯女人。车里暖风开得足,我想你。

    有一天,我挽着你的手。阳光好的很。

    大概是阳春三月有点儿微寒的日子,你拽拽我的手,我就笑着应一声,弯下腰扯开你婚纱下摆,里边穿着打底裤,我去挽裤脚,无名指上戴着戒指。

    你脸红地低声骂我一句,手里捧花还是端着,顺手给我整了一下头纱。

    可能是童话故事读多了,真想和你结婚啊。

评论

热度(2)